我只记得这个人喜欢胡说八道,之前有一阵对曾国藩着迷,读了不少相关书。诸位有人想学为人处世的,可以学学曾国藩的直与曲。再提一句,我个人认为中庸绝对不是妥协不是折中。可惜目前我还没有办法领悟没办法解释什么是中庸,还得继续学,或许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就是中庸?

但是务实的人总被务虚的人打败所以务实的人会越来越少,老哥你这个圆与方的论据很精髓,提到东北了就说点题外话,我就是东北人,街上无论怎么黑东北我都不感冒,因为我知道所有的中国人都一个样,他们黑东北其实就是黑自己。因为文化都是一样的,你非说就东北这有毛病那有毛病,其实上自己身边走一圈发现都一个德行。我去过很多地方,宰外地人黑游客这种事情遍地都是,难不成都是东北人教的?深以为然……,这么说来,我这有2个儿子的,以后要龟缩着活了,惹不起有闺女的。

和稀泥罢了,在社会上混几年大家都会和一点,这种东西平时说说也就罢了,拿上台面还演讲不太合适吧。10年前在我们学校做了个座谈会,人山人海,整个报告厅都爆满了,讲台下围了里三层外三层,本人作为导师安排的工作人员,为曾教授擦了一次黑板的水平……还得了一本书?一盒磁带……。

自爆?这一点都不qingzhen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