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篇小说完结了吗?写这类小说的灵感来自于哪里啊,余探长笑的很真,立刻迎了出去。他问,“青青,有事?来,说一说,有需要你余叔的,肯定尽全力!”柳青青抿嘴一笑。她先寒暄几句,赞余探长宝刀不老之类的。余探长听的一直笑着。随后柳青青话题一转,问道,“余叔,我想跟你打听个人!”余探长连说没问题,还示意柳青青往下说。柳青青:“副局交待我一个任务,但这里面的有几个事,需要找一个叫徐征的问问。”有那么一瞬间,余探长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凭他这举动,柳青青知道,自己问对人了。她又说,“余叔,这人是警察么?做什么的?”余探长有些支支吾吾的,甚至自言自语的念叨几句。晚上蹦跶过来,老板让我板砖去了为了糊口,先去干活对了,今晚海边裸奔,有约的没?→_→,报名条件:只限爷们!咱们下馆子,你看有些喝酒的,他们边喝边说,能扯几个钟头呢……那就是灵感,→_→。

老九快更,养肥了再看。

马克加索尔,柳青青细听之下,听到了“鬼”的字眼。她心头一紧,不知道这“鬼”字代表什么。等回过神后,余探长笑的勉强,跟柳青青说,“什么徐征徐正徐歪的?没听过!而且你这丫头片子尽瞎说,副局怎么能交待你这种任务呢?”赶巧这时重案一组的那些手下结伴从办公室走出来。有人还喊,“头儿,走不走?”余探长撇下柳青青,跟这些手下结伴离开了。但柳青青一直这么干站着,还时不时皱眉。为何对狞笑的肖像画情有独钟!带编号的棕色玻璃瓶!在重刑牢房住着的警察!连副局都不敢惹的怪人!被老探长称之为“鬼”……柳青青心说,迷!这个徐征的身上,全都是迷!一晃到了结案后的第二天下午。快下班前,柳青青来到了重案一组的办公室。刚走到门口,她就听到余探长的大嗓门了。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,相比昨天,余探长的嗓门真的是洪亮了不少,他说,“下班都走别,老子请客,带你们一起嗨一嗨!今天谁喝少了,谁他娘就是王八!”办公室内立刻有人起哄,大叫着好!柳青青对这种聚餐不感兴趣,也就当做没听到了。她敲了敲门。余探长现在对柳青青的印象更加不错了,这都得益于副局。副局曾偷偷跟老余说了柳青青的好话,那意思,为了帮你老余,柳青青没少默默付出。柳青青试着把更多的疑团解开,但任由她想破脑袋,也再无思路。其实最简单的办法,柳青青还有什么问题,直接问徐征就行了,但一想到还要跟徐征见面,柳青青就头大。她又试着分析另一件事,徐征身为警察,为什么躲在123牢房里?难不成是他想多跟那些死刑犯接触,研究这些人,毕竟除了监狱,这世上再没其他地方能一下子接触到这么多的人渣了。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?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特权,能随便入住监狱?另外副局跟徐征见面时,竟是那么的客客气气……柳青青偷偷查了警方的人事档案数据库,但根本找不到徐征这个人。她也问过几个比较要好的同事,这些同事听到徐征两个字时,都显得很陌生。柳青青越发好奇,心说这些同事或许加入警局的时间短,我再找个老鸟打听下……。